欧美圈、楼台、蔺苏、不拆CP。有洁癖且雷3P,关注请避雷。

【楼台+东歌】这是最近最后一个小段子

标题只说明作者情况,和段子无关,段子沿用《坑》的人物关系,即东哥是大哥孪生弟弟被过继给靳家,99%和正文无关,拯救tag没更新。

正文:

胡歌看到门口的明台着实吃了一惊,堂堂明家小少爷眼睛红得像只兔子,进门第一句话:“有烟吗?”

明台点烟的姿势像个老烟枪,却被烟雾呛得咳嗽连连,胡歌估计这是对方第一次抽烟,内心盘算着会不会被人当成带坏自家孩子的罪魁祸首,但眼下显然是安抚小少爷要紧:“什么时候到的?”

“老胡,如果东哥被逼着结婚,你会怎么样?”明台在任何方面都很聪明,他此时已经可以稳定地吞云吐雾,姿势像极了明楼。

胡歌早想过这样的可能性:“我们商量过感情的退出机制。”然后想了想:“但是人和人不一样,我不是个主动的人,如果不是他的坚持我很容易放弃,但他却不是这样。”

明台在屋里继续制造污染,胡歌也点了一根陪着他。吸完一根烟,明台看似恢复了镇静,狠狠摁灭了烟:“我走了。”

胡歌迅速开口:“你要不要住几天?”然后想起明家在此地是有产业的。

没想到明台点头应允,然后狠狠加了一句:“不许告诉我家。”

胡歌郑重答应下来:“晚上有个……话剧,一起去看?”

把party改成了话剧的行程是临时起意。胡歌和靳东相处久了,对明家的家教有所耳闻。小少爷才貌双全,此地也不乏俊男靓女,真有一二闪失他是承受不起的。所以当小少爷出了剧院,迅速躲开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时,胡歌并没立刻察觉到什么异样,不到两秒的时间,两人已被拉到了车上。

车内座位宽敞,前后排的隔离板隔绝了司机和保镖的视听。明楼亲自把明台固定在身边,并不管他双眼望着窗外:“我没想到你这么冲动,我和她认识还不到一个月。”

明台咬牙切齿地挣扎,好像恨不得一脚踢碎对方的骨头挖出心脏:“政治联姻,没见过就决定结婚的也不是没有!”

明楼神色不变:“你说得对,而且她确实是个很好的结婚对象,外貌、学识、家事都无可挑剔。唯一的问题是,我爱得是你而不是他,而我在现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可以决定自己与谁共度终身。”

明台这才回过头来,扯了个笑脸,眼角不动连牙都不露:“你上面那个位置,如果你娶了她,一定是你的了。如果一直不婚,风险也很清楚。”在很多国家里,没有稳定家庭的人都被视为不可考分子。

明楼的眼角已经出现笑纹,但只增添了成熟的魅力,让人觉得踏实可靠:“我和那位谈过拒绝婚姻的理由,已于第二天也就是昨天拿到了任命。而且,我已经把你我的事祭告祖先,大姐和明堂大哥都知道了。”

明台瞠目结舌:“大,大姐……答应,不是,他们不会答应。”

明楼收了笑容:“大姐更担心你的安危。至于明家,我看谁敢。”当他成为这个家族中各种意义上的顶梁柱以后,这种私事便只有告知与否的区别。至于他人是否反对,不会影响他的所作所为。

明台没见到却不难猜明楼要如何应付各方的压力,尤其还有明镜。担忧转换了方向,他主动握住明楼的手凑过去:“我会和你一起见大姐的。”表情认真,眼神诚挚。

胡歌看着明楼抽出手来复又拍拍明台的手,只好尽了最大努力融入背景。好在明楼也不似想要为难他,直到车行驶至他所租赁的房前停下来,靳东略有些焦急地等在那,坐进车里的靳东的似是想说话又闭上了嘴。

明楼看看两人的模样:“家里也知道你们两个的事了。”这样的事同时爆发,确实起到了分散打击的作用。而此时面对知情的亲弟弟,他也没打算现场棒打鸳鸯:“家里给你准备好了相亲对象,你们自己去决定吧。”

靳东没想到明楼是这个态度:“大哥,有你在前面,我爸应该不会反对……吧?”最后一个字在明楼的眼神里明显心虚起来:“否则不公平。”

明楼似笑非笑:“公平?”

靳东点点头,思路清晰:“你和明台可以在一起,没道理我和胡歌不行。”

明楼又换回了在家最常见的长兄模样:“想像我一样,你得舍命去换。”十岁失怙,他怎样一步步险境求生,又怎样走到今天,他永远不能为外人道了。

靳东的沉默持续到和胡歌进入了酒店房间内:“舍命去换,值得。我想好了,你呢?”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63 )

© 小兔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