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楼台、蔺苏、不拆CP。有洁癖且雷3P,关注请避雷。

【楼台】吃饭,睡觉

神经病小段子,可是大过年的不就是吃吃睡睡咩?

1. 明台3岁

明镜抱着怯生生的小弟,勺子舀起热腾腾的皮蛋牛肉粥,哄着:“来,明台张嘴。吃饭饭,吃饱了我们去睡觉觉。”

明楼把最后一口粥咽下去,回到房间去温功课。今天他才知道姐姐退了亲事,明镜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你放心,无论到什么时候,明家的就是明家的。”

2. 明台10岁

明楼把因为打架滚得泥猴一样的小弟带回了家。听了老师的训话,到家自然是晚了,明台的肚子咕噜咕噜想,对着大哥手里拎着的点心咽口水,可明楼一块也没给他。

明镜看到明台的样子,早把那点气抛到了九霄云外:“怎么闹成这个样子,什么事值得打架!快去换衣服,阿香,小少爷回来了,把饭端上来。”

明台跑过去和大姐撒了个娇:“是,大姐!”

明楼把点心放下:“大姐饿不饿,先吃两口吧。”

吃过了饭,把小弟拎到自己书房教训,也不管他揉着眼睛哈欠连天:“大姐担心你,饭都吃不下几口。你还知道吃饭,你还知道睡觉?!”

3. 明台15岁

明楼刚刚完成一个任务,加上学校事务繁忙,又犯了头痛。吞了两片阿司匹林才想起来家里还有个小家伙,也不知道自己多日不回家过得怎么样。

回家时已近深夜,明台还没回来。问过了佣人,才知道小少爷最近天天如此。明楼揉揉额头,对佣人道:“你去休息吧。”自己坐在客厅里等人。

临近午夜,明台开开心心地回到家里。发现大哥面色不善,一番审问下老实招供,去参加了进步读书会。明楼怒不可遏:“你想学经济,我才让你来法国!才学了几天又想学文学,我答应了。学了一个月要换哲学,我也答应了。唯独这样,绝对不行!家里不许你碰政治,你忘了?”

明台跪在地上,毫无愧色:“国之不存家将焉附!我要救国!”

“你知道什么叫救国?!嗯?”明楼心中又怒又痛。痛得是从小的教养,明台都记得,怒得是救国的路危机重重,他怎么舍得小弟走这条路“大姐为了这个家至今未婚,你对得起大姐吗?”

明台低下头,怒气犹存却不敢犟嘴了。过了一会儿,小家伙抬起头来犹犹豫豫地:“大哥,我饿,我困。”眼神清凉,像两泓清泉。瘪着嘴巴十足的委屈。

明楼的头痛被他一气犯得更重,疼痛加上眩晕,让他觉得胃部都泛着恶心。此时的明楼修为尚浅,张口便训道:“吃什么饭,睡什么觉!”说着捂着额头趴在自己膝头。

明台第一次见大哥这般模样:“大哥,你怎么了?”也不管明楼挥手赶他,自己坐在沙发上把大哥的手拉开,然后一点点地揉着太阳穴。

温软的手指带着点怯意和不容置喙的执着慢慢地舒缓了疼痛,明楼长长松了一口气,却突然不希望那双手离开。看看时间:“我好多了,你去睡吧”然后睁开眼,郑重其事地说:“谢谢你”。

明台在大哥郑重的道谢和温和的笑容里突然红了耳朵,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跳起来:“大哥,我去弄点吃的。大哥晚安。”边说边跑,脚下还打了个滑。

“慢点跑,别摔着!”

4. 明台19岁

明楼一怒之下砸了水杯,军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王天风是个什么样的疯子,他比谁都更清楚。明台走了这一步,相当于一直脚踏进了阎王殿。

营救不成功,明楼只得一步步筹划,希望有朝一日能把明台从最危险的境地里摘出来。

明诚见明楼数日不曾回家,也劝着:“大哥,你回家休息休息吧。”

明楼揉着额头,他觉得自己无颜面对明镜。也不敢去想明台:“你去买些牛肉罐头,以上面的名义给军校送去。”

“是,大哥,我这就去办。”

明楼揉着额头,想着军校的饭小家伙儿一定吃不惯,床一定睡不惯。他的小家伙儿吃不好睡不好,他又如何不是食不甘味寝不安枕?

照片里的小家伙儿笑得明媚,明楼望着照片,眉若山横,眼波如水。

5. 明台25岁

明台终于能够返回上海,能够光明正大地回家,能够在明镜的牌位前上一炷香然后在兄长身边嚎啕大哭。

“大哥,我不走了。你赶我也不走了。”

“好!不赶你走了。”

“大哥,我们以后都在一起。”

明楼深深吸一口气,嗅着明台身上和他一样的清香:“好,在一起。”梦中的盈盈眉眼就在眼前,心中自然生出无限欢喜。然后他拉着明台,在明镜的牌位前再次深深扣头,终身已定当告先祖。

第二天一早,明台发烧了,明楼按着他说别起来,今天给你请假。

明台听了,蒙头睡过去。不一会儿又被摇醒:“吃了饭再睡。”眼前是清淡的白粥。

明台眼眶又有些发热,幼时惯出来的脾气又浮出来:“我要喝鸽子汤。”

明楼舀了粥,试了温度尝了味道才递到他嘴边:“好,晚上给你做。”突然笑得有些戏谑:“来,小少爷张嘴。吃饭饭,然后睡觉觉。”

明台一把抢过碗筷,脸红得像窗边朝阳。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132 )

© 小兔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