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楼台、蔺苏、不拆CP。有洁癖且雷3P,关注请避雷。

【楼台现代AU+东歌架空】坑 13

本章送给我亲爱的小天使们!感谢你们昨天的祝福!

神经病脑洞,一切都和三次元无关。勿扰真人!前文可至 此ID 静水楼台 ,糖C的文章整理中查看链接,也可点进我的个人LO查看。

明楼风一般冲进医院的时候,整个人都被低气压席卷,重刃无锋却压得周围的人避之不及。身后陪同的郭骑云一路小跑满面是汗,眼见明楼冲到病房门口被拦住,还没等郭骑云开口明楼就拿出了证件,特警敬礼放行。

房间隔音效果良好,屋里的乒乓乱响和大喊大叫丝毫传不到门外,这一切在明楼推门时戛然而止。一群二十多的小平头嘻嘻哈哈你追我赶,桌上还放着一兜子酱猪蹄酱肘子。明台坐在病床上享受着各种孝敬,一遍不忘了口头占便宜开开心。

来人身份不明,小平头们面面相觑,还没等问出口郭骑云从后面溜进来,做个手势把人向外带。

明台倒是不甚在意,大方介绍了自家大哥。队员身份不好透露,也就放人出去了。

明楼等房间里没了外人,才走过去,一把掀开了薄薄的被。两条腿都在,只是其中一条被厚厚的纱布裹着,。

明台揪着被角解释:“事出突然,我也是没想到。被子弹钻了个洞,没伤到骨头,一个月保证满地乱跳。”

明楼从接到消息就悬着的心这才慢慢放下来,看了眼房间里的摄像头,揉了揉小弟的头发,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大姐那我去解释,明台。”

明台看着明楼眼睛亮,心想着自己这许多年来居然有等来这人告白的一天。

明楼却放开了他:“这次是我不好,以后不会了。”

“大哥,”他的声音被一阵电话铃打断,明台还在解密期,手边没有通讯设备,电话是明楼的。小小大大的笑容出现在屏幕上:“大伯?”

明楼接了电话,声音和平时一样不徐不疾:“小小,你好?”

小小在明家住得久了,比刚回来的时候和明楼亲近许多:“大伯,小叔叔呢?我打不通他的电话。”

明楼扭头看着明台:“小叔叔出门了,可能不方便接电话。”

小小的声音十分低落:“哦,他什么时候回来呀?”

明楼如愿看到自己小弟龇牙咧嘴的模样,开了免提:“我也不知道,小小想小叔叔了?”

“我都一周没看到他了,胡叔叔电话也打不通。”小小的声调继续下落。

哄了小小几句挂了电话,就听明台在一边继续龇牙咧嘴。

明楼忙问:“疼?”

明台指指电话,语调泛酸:“联系不上胡歌才想起我!”

明楼看着他那模样就笑了,明台带小小的时间比胡歌长得多,可小小偏偏和胡歌亲。明楼只得安慰他:“都没想起他爸爸来,你在他心里还是靠前排的。”说完了想起靳东和胡歌的关系,心中有些不快。 

靳东这一年日程颇满,几个月来戏连着戏。连着两天没接到胡歌的消息,等闲下来才发现问题,发了消息过去,微信却一直保持沉默。靳东当年恋爱的时候,一周七天一天18个小时都能贡献给戏剧事业,女朋友的存在感非常稀薄。这次却十分着急,确认了胡歌没什么活动,便致电瑶瑶。瑶瑶也正在休假,表示并不清楚,但这情况确实前所未有。于是答应迅速确认胡歌情况。

胡歌又换了个新手机,仍然是苹果6s:“还是诺基亚的手机结实。”

瑶瑶在医院里把新买的手机递过去:“那叫什么?过刚易折。还是被苹果打败了。”

胡歌咧嘴笑,刚想说这词不是这么用的,还是换了话题:“我们没做错什么,可就是输了。[1]非要那个正确做什么。”

瑶瑶觉得这状态有问题,关心道:“怎么让伯父气成那个样子。”

胡歌把手机打开:“我和哥的事。”

“伯父知道了?!”瑶瑶知道这冲击在胡家是核打击级别的。

“姆妈发现了,争执的时候我爸听到了。他们很传统的,接受不了。”胡歌揉揉眉头,他一天一夜没睡了,医院里不能抽烟,自责、担忧和疲惫让人头疼欲裂。整个思维都在变慢,电话响了七八声才反应过来。

靳东的声音有些焦急,胡歌觉得自己一团乱麻,却下意识地隐瞒了。只说手机进水坏了,才刚刚换好。只是实在无力再陪小小聊天,推说自己还有工作请靳东代自己请假。

胡歌把父亲接回家,好在只是血压略高些,控制住以后只要保持良好生活习惯可能并不需要用药。

靳东觉察到胡歌那边状态不对,要么不接电话,要么只是简短地聊上几句迅速挂断。瑶瑶不肯透露,他也不便再问旁人。一场戏拍完,靳东少见地眉头紧皱,小助理和他渐渐混熟,却不敢这时候在旁边转悠,放轻脚步把下一场戏的衣服放在旁边,放轻脚步偷偷地溜。

“你回来。”

“东哥,什么吩咐?”小助理站定,等待指示。

靳东犹豫了一下,问:“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男朋友突然间不接你电话,接电话也不怎么说话,那可能是什么原因?”

小助理内心升起无数幻想,口中老老实实回答:“要分手,还不想承担说分手的罪名,就不冷不热自然分呗。”

“不会,除了这个呢?”

“东哥,你谈恋爱了?哎呀我随便说的,不一定了也许人家真的有事不方便呢?再说了天涯何处无芳草,网上都说了能和你在一起的人上辈子一定拯救了全世界。”

靳东也就是随口一说,听了答案下意识地反驳,听了个似是而非的答案也并没打消疑虑。但胡歌不是没担当的人,他琢磨着挤出一天假期过去看看。定了主意便去向孔笙讨假期,孔笙说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靳东你都知道请假了,稀有啊。还没等靳东找理由解释,导演大笔一挥:“反常即妖,速去速去。”

这边商量定了,靳东也就略放了心。下午的戏份是武戏部分,两趟走下来效果还好,开拍的时候一根铁丝没拉好马受了惊,靳东从马上滚下来,没一分钟时间,外裤已经被血染红。

医院里,孔笙一声长叹:“多事之秋,反常即妖。这假是不想给也得给了。”

“真是意外。”靳东躺在病床上,倒没影响影响气势。

孔笙指着经常出现在中央4台的节目嘉宾:“印度航母烧了也挺意外的[2]。”

靳东知道自己这一下打乱了拍摄进度,但对这毫无逻辑的类比还是无法保持沉默:“那不是有内部消息么。”

侯洪亮和李雪进来正听到这一句,便问:“什么消息?”听完了来龙去脉才回过头安慰靳东和孔笙:“别说是腿摔了,就是脸摔了咱们哥几个也得对兄弟不离不弃。”

话说得暖心,靳东却突然想起了胡歌。

好在骨头没事,停工时间也不会太长。这种程度的伤各个片场经验丰富,算算拍摄时间几乎不会被耽误。那几位都是忙人,该说的说完便留他养伤。经纪人小姐拿了医院的诊断,带着团队发消息,安抚粉丝。

随后靳东便接到了父母、大姐靳阳、小妹靳鑫以及小侄女的关心,虽然一再保证无事,家人到底是心里不踏实的。才放下电话,靳东就看到明镜风尘仆仆推开了病房的门:“大姐,您怎么来了?”

“都长本事了,伤了也不和我说?!”

靳东连连道歉:“真的是小伤,不敢劳动大姐。”

明镜眼睛一瞪:“你高烧40℃都在台上撑着不下来,小伤至于住院?”

靳东只好噤声。

“你在这里不方便,我让人办了转院,回北京休养。”没等靳东开口,明镜接着说:“小小也说想爸爸了,你正好多陪陪他。”

“听大姐的。”在靳东手里被攥了个滚烫的手机不负众望地响起来:“哥!”

听着胡歌的声音,靳东才觉得自己多日来悬着的心落了地:“胡歌儿……我没事,放心吧……不麻烦你了吧……大姐也在呢……”他瞄了眼明镜,明镜见他这样便出门去打算和主治医师聊聊,靳东这才放松下来:“大姐找医生去了,你放心真的是小伤,好好好我把诊断和片子都给你发过去。你最近怎么样?”

胡歌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哥,我挺好的,现在的就担心你了。”

靳东放下手机时候才觉得,他这个弟弟一旦倔强起来,自己居然无能为力。

胡歌放下电话,才进了家门。他不敢看妈妈的眼睛,准备了几样父母爱吃的菜端过去。父亲接过筷子,开口道:“都是素的?”

胡歌给父母都布了菜:“医生说了,你们两个身体都不太好……”

“……你知道?!”胡妈妈摔了筷子,事情爆发得太快,她到现在找到机会来发泄心里的怒气:“你就这么气我气你爸?”

“我不是想……”

“想怎样,还想怎样?!当年一句话你就留在上海读书,我说不好你就和X分手了,你要还是我儿子就赶快分手,我给你介绍好女孩子赶快结婚!”

胡歌低头把筷子捡起来,又换了一双递过去。

“就这么定了!”

“姆妈”

“你不答应就别喊我妈!”胡妈妈没接过筷子,在静默中突然泪流满面:“我那个好儿子哪去了?”

胡歌抬起头来,眼睛发红:“妈,先吃饭。”

食不知味的一顿饭后,胡歌起来收拾碗筷。他这几天忙里忙外倒是让阿姨都无事可做。

胡妈妈不想留在家里,出去散步了。

胡歌把碗冲了第三遍,只听父亲的声音响起:“小歌,放下吧,你从小也不做这些。”

“爸!”

“我们养你,不是要你来做这个的。”

父亲的声音很轻,却一语双关,分量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胡歌拿起手机发现铺天盖地都是靳东受伤的报道。他抹了抹脸,点了根烟,望着窗外美丽繁华的夜景,巨大的城市就像个巨大的机器,将上千万生命按在轨道上。香烟的味道在肺里张牙舞爪地肆虐着,此时此刻胡歌只觉得自己的心肺都被撕扯,在这诺大的世界里无处将息。

[1]语出诺基亚总裁
[2]事实,但时间不对,请忽略此bug(本来也没有时间线)

评论 ( 17 )
热度 ( 66 )

© 小兔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