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楼台、蔺苏、不拆CP。有洁癖且雷3P,关注请避雷。

【楼台架空】机密 end

我知道我坑多,但多了连成一片可以如履平地不是?

真·父子·架空!!!不适者别进来!!!有话好说,别报警!!!! 

@林生  感谢百忙之中更新码字,来按时投喂了。


机密

明楼于婚后第二年收到来自初恋女友的消息,据说有要事相商,望可一见。明总裁在思虑再三后把只定了个餐位而非包房——以示光明正大——省了向家中那位小醋坛子报备的麻烦。


二人落座,简单客气又将近况说明一二。


“那时受人胁迫拿了些消息,想起来也觉得对不起你真情厚意。但事情做下,悔也无用。我这么说你是不信的,我希望你能看看这个。”女子把手中的出生证明放在他面前:“孩子9.20出生,那时我身无分文无力抚养,只好放在外滩公园里,盼着好心人带去。我寻子多年无果,希望你看在亲生儿子的份上,可助一臂之力。”


明楼收了一纸证明:“我想想办法。”


“你和当年不一样了。”


看着妆容精致的女子,明楼到底还是把话说开些: “我只是想提醒你:你当年所作所为,即使过了这许多年也能被追责。”


若非扑了粉和胭脂,或可见女子的脸变得毫无血色,明楼早不是二十余年前可为了他抛家舍业的小男孩儿了。


关于证明的真假,自然有据可查。事情对他来说并没产生什么波动,有执着于子嗣他也不至于中了这小家伙的魔法,年近不惑走进围城。


“今天还好?”


“我下班回来看到卖新鲜蝎子,等下炸了吃。”明台给了丈夫一个亲吻,他并不愿意同意老人家关于日子会终归平淡的说法。你若觉得日子该有新鲜模样总是可以的,何况重要的事情如不时常提醒自己总会容易遗忘,例如每日例行亲吻和早晚间的那句“我爱你”。


明楼总觉得自己的小东西还太年轻,以至于总觉得自己可以因为某些改变扭转自然规律。但他乐意给予配合,并和小家伙一起等待这样的方式浇灌出来的日子是否可以有不一样的美丽。


然而看到盘子里的新鲜食材,又觉得把刚刚的浪漫心绪抛了个一干二净。在转到地方前他的职务已足以窥见诸多机密,小家伙那代号鲜活得一如眼前的诸多小小生物。看到那小东西快乐得挥动着厨具把这一盘子鲜活生命下了油锅,柔肠百转和新鲜美味一瞬间都成了担心哽在喉中。


“怎么不吃?”


“那么多正常东西,干嘛要吃这个?”


明台砸吧着嘴唇,小小的夹子还在嘴唇外:“我还订了条蛇,明儿拿回来。你说是泡酒好还是炖汤好?”


明楼那点中年人的豪情壮志瞬间化成灰烬:“你是知道什么了?”


“今儿手底下正好在那边蹲点,告诉我的。”


明楼决定在家里的时候扔掉诸多无用的尊严,坦白从宽:“她叫菲利,我15岁遇到她时很是迷恋过一段时间。觉得爱情超越一切,甚至有过为了她离开明家的念头。没等我和家里摊牌,我父亲便把证据放在我眼前,她是个商业间谍,目标本来是我父亲,未能得手才转向了我。当时我心情极差,凭父亲做主将她赶走。不久父母车祸过世,我后来才查到这也和她背后的金主有关系。但她已远走高飞,我和大姐也并未深究。她今日约我,希望我找回出生即被抛弃的儿子。”


沉默良久,明台狠狠塞了一口饭:“如果我是这样被抛弃的,我绝不原谅她。”


明楼握住小家伙的手,放在口边亲了两口。他懂得小家伙多重的不安,他的职业又见过太多的阴暗习惯于未雨绸缪,偏偏这些优点没有一样适用于如今这个家。


不必遮掩以后明楼自认寻人工作顺畅许多,但毕竟时隔太久,在搜寻了沪市所有孤儿院档案无果后,搜寻报告和那一份出生证明被一同交还。时逢明台在家,虽然他并不想参与自己丈夫多年前的风流旧债,到底还是好奇占了上风。


明楼回家时,只见他的小家伙义正言辞让他远一点,并问他如果找到儿子如何处置。作为有过多年某种秘密工作经验的明楼电光石火间就联系已知事件对反常事件做出了合理判断:明台是被黎家收养的;明台自小知道身世却并不执著于寻找亲生父母;明台7岁父母未离世前的名字是黎家鸿,直到接受明家自助才又改了成了如今的名字;明台的年岁和他儿子一般无二,连生日也是9月20日。


“你能确定吗?”


“我的出生证明我也是见过的,听说在襁褓里。”


明楼觉得自己当初为了公益形象去孤儿院捐款,那时不喜欢小孩的他见到这个小家伙油然而生的反常的亲切感找到了最好的解释。也这种亲切感让这个小东西到了他身边,成长为如今的模样和他们都已经在纸上盖好了公章的关系。


造化弄人!


但都听造化的就不用活了。


“你打算怎么办?”


水果刀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插在离明楼最近的柚子上:“结婚时候我就说过,我的字典里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公然被威胁的明总裁突然觉得松了一口气:“如果你不介意让我们的关系多一层……”


“多什么一层?!老子他妈的现在是以第一继承人!”


谁教你说脏话的?配偶的继承序列优先于子女?果然你是为了我的钱?当乱七八糟的想法充斥了明总裁的大脑,他的小丈夫解决问题的方法则体现了年轻人的直接:没什么事是睡一觉解决不了的,如果有,睡两觉。


事实上明台对这个结果表示出相当的满意:“我看谁还敢跟我抢人?”貌似……还有个什么没解决?


菲利女士接到明楼的邀请赴宴的时候,看着亲子鉴定书简直五雷轰顶。明台当着她的面把鉴定书烧成了灰:“我妈妈过世前是国家工作人员,我很敬佩她,虽然她在我7岁时已经离世。”然后利落地起身,走人。


“我希望不再有人来打扰我现在的生活。”


“你……你毁了他!”


“也许这是老天给我的,让我可以更多补偿他的方式。”明楼礼貌地将菲利女士送出门:“但这一次我真的很感谢你。”


当然,生活总会让人在看不见的地方付出代价。


“我以后叫你什么?”


挺翘的手感丰厚的臀上挨了两巴掌:“你说呢?”


但是凡是总有例外。


一个月后看着买来后只开了两次就扔车库里落灰的豪华跑车,明楼觉得自己这个毛病必须改!


“啪,啪!”明楼身下用力:“才结婚一年就两地分居,还一去一年?!你那个报名撤回来!”


“爸,爸爸!啊……轻一点……要坏了……”


“爸爸,好厉害,爸爸,答应我……”


“……好!”


如果说夫夫之间的生活是一种相互适应的话,作为父亲则是从孩子出生起无休止的妥协艺术。


明楼深刻感悟到了自己并不遥远的未来如此超出预期地不可控制。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97 )

© 小兔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