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楼台、蔺苏、不拆CP。有洁癖且雷3P,关注请避雷。

【东歌】诗和远方

【9.20小甜饼不解释,12点前发有错字明早改。

所有内容是脸滚键盘,脸滚键盘,脸滚键盘。

和三次元无关!!

歌歌过生日,让你哥追你一次】

秋日阳光斜斜照进屋里,咖啡杯上些微热气徐徐而散,溶在空中不见了踪影。倒是阳光晃在上面,凭空添出些温暖似的。

靳东并不介意凉咖啡,边在咖啡香里品着滋味,边着者剧本。手边还放了整整一扎厚的资料:袁殊、唐生明、民国史、外滩、还有不少影印或打印出来的文献甚至旧刊物……电影原计划早些开拍,恰逢家中有事只好推辞,侯洪亮电话过来:“另一个主演也没时间,开机推迟三个月,我看着就是缘分。”

与《琅琊榜》不同,这次靳东高兴地接下了合同。

《伪装者》开拍的时候,胡歌和靳东已经混了个脸熟。戏这东西见功底,好与不好像打球,几个来回都知道。第二次合作了,胡歌一个蘑菇扮相活脱脱小了十几岁。悄咪咪跳过来:“靳老师好呀。”他口音软,跳脱起来又带了点娇。靳东的心被叫得乱了一拍,琢磨着大男人撒娇怎么能这么自然。

胡歌来了剧组做了造型就入了戏,蹦蹦哒哒全场乱撩。连一向严肃的靳老师也难免被气氛带动,扛着相机转了两圈办了个龇牙咧嘴的模样,李茸茸导演一边笑一边遗憾这个不能剪进正片:“这不对呀,你录他时候你哪去了?”

胡歌笑得叽叽呱呱,蹦过来和导演求花絮。李雪摊手:“拿钱来买。”

胡歌掏出根烟,还特殷勤给点上。

李雪满意:“有前途。”

靳东看着两人的互动,过去跟着看花絮。李雪来精神了:“胡歌拿演买花絮,你呢?”

靳东拿看奸商的眼神看了眼李雪,把烟从他手里抽走:“为健康投资,帮你戒烟算报酬。”

李雪一口烟呛进肺里,剧烈的咳嗽都没耽误手指着靳东表达:“兄弟上阵,狼狈为奸!”

胡歌在那边转完圈,跳过来和靳东击掌庆贺,举着手吆喝:“大哥,在这在这。”

靳东知道胡歌抽烟,干这一行的忙起来没黑没白没休息,抽烟提神也不算什么。但在剧组里总是觉得若是自己真有这么个小弟,绝不放任他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烟还是戒了好。

后来三个人成立了个戒烟小组,一根一百块罚款。哪知道后来成了一百块买根烟抽,剧组的零食伙食水准见长,烟谁都没戒了。

和胡歌演戏是件让人很快乐的事,而且惠及大众。胡歌能抗戏能接戏,全方位无死角。对着他念1234他该悲痛欲绝也能悲痛欲绝,但若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则是双方面的享受。靳东是个为了戏不要命的,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台词是演员最基本的功底,连这个都念不好就别端这碗饭。

那天他拿着厚厚的被标注得一塌糊涂的剧本,一字一句得对戏。对面的小演员没提前背台词,对了五遍还是说得颠三倒四结结巴巴。靳东手里的剧本背重重摔在桌上:“背下台词再来,别浪费大家时间!”

他本人严肃起来就很有老干部的架势,饰演明楼更是特意下过功夫,一举一动务求沉稳威严,这一下子话不多,把对面吓了一个哆嗦。见靳东转身走了,抓起本子背台词,表情却明白了不以为然。

胡歌被摔剧本的巨响吸引,他第一次见靳东发脾气,被自家大哥的气势震住,把剧本捏了几个褶儿,然后赶紧放开抚平。

那边靳东找助理要了水咕咚咕咚地灌,好像要浇灭满身火气。抬头看到墙角边做背景的栅栏后面露出个剧本,剧本上缘两只好看的明星似的眼睛,眼睛上面是一撮头发,毛茸茸的小蘑菇头。看见胡歌对着自己眨眨眼,摆出个笑模样。靳东满心的火气被灭了一半儿,再看小蘑菇长腿一动跳过来:“靳老师……”

靳东剩下的那点活儿突然窜上来:“怎么不叫大哥了?”

胡歌不太确定这位是戏里还是戏外,但他本来比靳东小,叫声哥哥实在不吃亏:“大哥,晚上有空吗?”

“干什么?”

“菊花配大闸蟹,我请客,去吗?”

靳东把水杯拧紧:“整个剧组都请?”

“就咱们兄弟两个吃顿饭,菊花清肝明目……”小蘑菇眨眼睛,笑得特别真诚。

靳东这才明白过来是个调侃:“出息了,调侃你大哥?”作势要打,胡歌转身跑掉了,躲在柱子后面偷偷看过来。三十岁的著名演员瞬间化身三岁娃娃捉迷藏。

靳东心里那点火气被小家伙眼睛里那一泓秋水浇了个清爽。把人招过来到底在背上拍了一下才算了,笑过之后另一股火却在心里一点点的烧起来,星星点点只怕燎原。

那天的戏拖过了晚饭,螃蟹到底没有吃成。第二天要拍两人的对手戏,吃过晚饭两人索性一起回房间对戏,走到一半靳东要去放水便把房卡给了胡歌,让他先去房间等着。胡歌在寒风里瞬间有种一叶落知天下秋的沧桑感,不急回房裹紧了大衣点了根烟慢慢抽……就听屏风后边是今天刚被训了的小演员的声音:“他是什么玩意!”

“你才出来,得和前辈学着点,再在现场摆脸子被骂了没人给你兜着。”听声音是他经纪人。

“这岁数不红也能接到戏,也不想想现如今没人吃那一套了。”

“你想怎么样也等红了再说。”

小演员笑得像个银铃:“是啊,熬呗。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胡歌皱着眉,他第六感发达感觉气压不对,一回头看到靳东在身后站着。刚想开口却被拉走了,小少爷跟在大哥身后察言观色,看着脸色还好:“哥,你没生气?”

“下了戏,他爱怎么说是他的事儿,和我没什么关系。”演艺圈是个比一般单位复杂得多的地方,他在里面摸爬滚打十几年什么话都听过,一般人说什么早当过耳云烟。看着胡歌还放不下心的样子,反倒是笑了:“别往心里去,又不是说你。”

靳东模样好气度好,暖起来如春风拂面,胡歌耳朵一红:“他说我我也不在乎,可是他说我哥呀。”

靳东开了门,点着胡歌鼻子:“顽皮。”声音醇厚。

胡歌被着声音哄得有点晕:“大哥,生活里要是真有你这么个哥哥就好了。”

正中下怀,所谓灵犀当如是:“到哪我都是你大哥。”

“到哪都是?”

“到哪都是。”

胡歌笑得毫不收敛,靳东摇头:“小少爷这么高兴被拴着?”

胡歌这才反应过来这是明天的台词,收了笑容摆出个要你多管闲事的脸,却保留了眼神和嘴角那一点点的无法抑制的笑意:“因为拴着我的是大哥。”

靳东觉得秋天不是个好时候,天干物燥的那点火儿要烧大了。

对完了台词胡歌被靳东撵回去睡觉,胡歌打了个小哈欠看看时间:“大哥也睡吧。”突然加了一句:“特别累的时候,我也念过那个。”

“你说是‘还有诗和远方’?”

“人类最珍贵的礼物是希望,没有点诗和远方的希望,日子就太难过了。”

靳东点点头:“希望是必须有的,但不把眼前的苟且一点点的踏实做好,哪能挣来实在的诗和远方。”

“没有哪句台词是白说的。”胡歌迷迷糊糊晃出去,糟糕的模样在靳东心里却像是风中的翠竹清新鲜亮。扎根十年一朝成才,所以才在劲风中长得挺拔稳当。

《伪装者》杀青的时候,大闸蟹和菊花都过季了,两人在胡歌店里面吃着新鲜鱼片聊着人生。聊着聊着靳东到底没抗住心里的那把火,把自己规划的诗和远方都说给胡歌听了,总结下来就一个意思,我的诗里有你,远方里也想有你,你愿意吗?

胡歌点头就从了,干脆得靳东都觉得出乎意料。胡歌解释了一下:“哥,那次你发火的时候我一直听着,你坚持着我这十几年来一直想坚持的事,画了我没勇气画的那条线。然后……”然后胡歌的耳朵红的能烧开水。

靳东觉得话没说完,但诗和远方都在,他们可以一点一点慢慢聊。

评论 ( 22 )
热度 ( 81 )

© 小兔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