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楼台、蔺苏、不拆CP。有洁癖且雷3P,关注请避雷。

【楼台ABO】半醒09 下

明台醒来时发现他缩在明楼的怀里,周身都是让他舒服的气息,这气息从他变为Omega开始就环绕在他周围,对伤重濒死时的他来说冰雪般的信息素是最好的依靠,让他自己自己没有被抛弃,自己在哪里。对于日渐恢复的他则喜忧参半,明楼的气息让他安心让他沉醉,本能告诉他这里是安全的快乐的,让他不想离开。但理智上他却不知道何去何从。


要改变总要了解和接纳,在那以后呢?


早饭是生煎馒头和瑶柱粥,明台一如既往地没有胃口。甜腻的味道和食物放在一起让他想要呕吐,这味道总是挥散不去。这些日子以来他总是强迫自己吃下去,然后在无人的时候吐出来。


明楼看着拿着筷子戳生煎的弟弟,伸手把那愈发修长的手指间的筷子抽出来:“吃不下就缓缓吧。”既然已经决定打破,那虚假的安好对他们来说便毫无意义。或许一开始便是如此。


“陪大哥吃饭我开心。”明台吮完了汤,咬了一口香脆酥软的包子皮,扯出个乖巧的笑。


“明台,我是你大哥。”我把你带在身边,是为了找到更好的办法脱离噩梦,而非让你在这里自己扛得更加辛苦。


明楼把弟弟的手指握在自己手里。小家伙的指尖不复过去的暖热,手心反而是热的。按了按指甲,泛白的颜色好一阵子都没有回复红润。


明台松下了嘴角,眼角也是垂下的,神色疲惫:“大哥……”


明楼耐心得等着后面的话。


“我试过了,可是即使我接受它,之后呢?”明台满眼迷茫。


“想不通的事就不要想了。”明楼一如既往地显得平静,即使他们身处滔天巨浪中,明楼也是最稳的那一片大陆:“该做什么做什么。 汪曼春交代了一些情况,我们由此牵出了一张巨大的网。把这张网的每一个脉络每一个节点梳理清楚,再让她交代更多的问题,是下一步工作的重点。”案件吸引了明台的注意力,明楼满意地看着小家伙的神经集中起来,顺着他的思路思考:“我和王天风谈过,有些工作还在原地踏步。这个案子最初就是你侦办的,哪怕材料再详实也取代不了你的现场经验。”


明台低着头皱着眉思考着什么。


“当然,王天风给你的假期并没有时间限制,如果你想晚点回去,或者调换工作大哥也支持你。”


过了好一会儿,明台抬起头来:“我想回去看看,毕竟是我从头办的,我去最合适。”


明楼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好。”


他的弟弟从来不是逃兵。


明台是个战士,他需要战场。


车停在办公楼下的时候,明楼并没有打算下车:“抽空也给大姐大个电话,怎么说你晓得的。”


“是。”明台微微笑了笑,习惯性地给大哥以安慰。


“晚上早点回来,我订了杏花楼新出的小龙虾馅的青团。”明楼简单得吩咐道。


明台的表情带上了点嫌弃,但终于鲜活起来:“再加一盒传统的吧。”


“好。”明楼目送小家伙走入电梯,然后坐在车里面点燃一根烟。他已经很少抽烟,只是把它放在车里,直到燃尽。然后打开空调等待烟味散尽后,车还缓缓驶出泊车位。


当王天风看到明天站在门口到时候,并没有给出太多的反应:“归队?”


“报告,明台申请归队!”


扔出一张门禁卡:“7局没那么多闲地方,你那办公桌有人占了。405现在空着,你自己收拾收拾搬进去。”


“是!”


“别往了多搬两套桌椅进去,回头我让郭骑云把材料送过去。”王天风挥挥手就把人撵走了。


明台搬进新办公室,还没把灰尘收拾干净,就见郭骑云搬着厚厚一摞子卷宗放在他桌上:“欢迎回来。”


“谢谢。”


“局长说等会儿开个碰头会,确定一下下一步的方案。这些东西可能都要整理,局长说把于曼丽调回来给你当助理。”郭骑云的态度并没有半分改变,好像那些挣扎的时光都是一场噩梦:“工作量巨大,兄弟保重。”


“谢了。”


关门声把明台自己关在了新办公室内。松开领带,呼吸着有些灰尘的空气,前方还有太多工作等着他,时不我待,他自己并不是能够优先考虑的事。


当天晚上明楼满意地看着一边思考案情一边不费力地吃掉大半碗饭的小弟,心里微微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些许自己尚不易察觉的嫉妒。


“今天很忙?”


明台点点头:“支线太多,现在跟进的是当年汪顾之的案子。”


明楼点点头:“那个案子牵涉军队,水很深。当年也结案了,重翻出来……光是两边的交涉够王天风焦头烂额的。”


明台放下饭碗,碗里还剩下的一点米饭被戳成了浆糊,却吃不下了。明楼自然地拿过他的碗,夹了些菜扫碗底。


“汪芙蕖的事情汪曼春表面上撇的很干净,当年反而是这事儿把她牵扯出来的,老师现在把这个拿出来,是在探谁的底?”


明楼把已经干干净净的碗放下:“那就看这案子牵扯多广了。”


评论 ( 17 )
热度 ( 120 )

© 小兔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