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楼台、蔺苏、不拆CP。有洁癖且雷3P,关注请避雷。

端午节应景小段子 01

老鬼(粽子)楼&狐狸台   慎入! @咕 出镜。


明镜捡回明台的时候,小狐狸一身脏兮兮的。明镜叹口气,兵荒马乱,城里人往乡下跑,乡下人又往山里钻,这年头什么都生存不易。

明楼不喜欢明台。

小狐狸爪子尖利,被明楼阴煞之气一激,没轻没重把皮戳破了。

明镜把明楼的皮扯下来,拿去修补:“别吓它,他才多大。你去换一条就是了。”

明楼打开衣柜,各色人皮陈列了一柜子,掏出一张发现有点褪色,拿出颜料描彩,抖了抖披上。

明台抬起爪子……刷……

当明楼一柜子皮都被撕成了条,看着歪头卖萌的明台,明楼觉得还是幻化形体来的比较实在环保。这年头啊,人皮质量都不好了。

明台再抬起爪子,被明楼抓住:“要么学会变人,要么没有红烧肉吃,听见了?”当然明镜不在家。

明台点头。

明镜回来后,明台蔫哒哒地趴在地上,过去油光的毛变得干干枯毛躁,明镜怒吼:“明楼!”

一个雷劈下来,明楼叹了口气收拾了才画了一半的皮,都被劈焦了。

从此后明大少爷一直都幻化人形出门。

在家里懒得变化,只能见一团人影若隐若现地飘在老宅里。

阿香倒是很高兴,免得把少爷的皮拿出去晾晒的时候还要避着人。

明台逐渐长大,一直不会化形。

明镜倒也不急:“诶呀呀,明台还小的,急什么呀。”

明楼劝:“大姐,您这么惯着,若是来不及修行就只能被地府收走入六道轮回了。”

说起这个明镜更不着急了:“上次你和秦广王下棋的时候赢回来的还阳石呢?拿过来,我看哪殿的无常鬼敢不长眼睛。你呀,天天出去救国救亡,家里也要上心,有空去把明台的生死簿消了,记得哦。”

明楼点头答应,抬手在虚空划出道门。

一只肥鸽飞进来:“咕!我是地府快递39118866号,咕!地府快递竭诚为您服务,请问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咕。”

明楼负手而立:“去给转轮王带个信,把明台的生死簿抹了。”

“咕,这不合规定。”

“你只把话带到就是。”

“咕,您需付费一亿一千万冥币。”鸽子伸出翅膀。

明楼皱眉:“又涨价了?”什么歪风邪气。

“通货膨胀,和人间一样,咕!您要是给银子可以打九五折,咕!”

明楼点头:“从我账户里支取。”

“咕,您的账号是?”

“乙卯。”

“咕!!!!!”鸽子的眼睛瞬间瞪圆了:“原来是大人您啊,今儿居然见到了!!!!咕,大人您是老主顾了,我们五折优惠。咕,大人您能给我签个名吗?”

明楼懒得理它。

鸽子还想咕两声,被那一抬眼的七分威严三分戏谑吓得扑楞着翅膀飞走啦。

明台在屋外挠门,名楼无奈地开了门,小狐狸坐在地上:“大哥,我饿。”

“阿香呢?”

“去买菜了。”

明楼叹了口气起身给明台煮鸡蛋。

明台一口就吞下去,舔舔嘴坐到明楼怀里:“大哥,我想吃陈皮鸡。”

明楼把明台抱在怀里顺毛:“你没化形,不能吃那么多油和盐。”

明台的尾巴瞬间出卖了心情,拖在地上像个拖把。

明镜回来后指示:“以后每天加道白切鸡就是了。明楼,我交代你的事还记得伐?”

明楼叹了口气:“薛兄刚刚回信,已经抹了明台的生死簿。”

“这才像样嘛。”明镜满意地点头。

明台目瞪口呆。

晚上,明台窝在明楼床上:“大哥,地府怎么就放了我了?”

“死人太多,管不过来。”

明台不高兴,鬼才信,不对,大哥就是只老鬼。

明楼也不算骗他,如今处处战火,每次这样的时候,飞禽走兽地府一般管不过来,有意无意漏下那么一两个就显得很无所谓了。故而罹乱时间越长,精怪故事越多。但一旦进入随后的大治之世,阳气盛后这些东西要么被压着不得出头,要么就慢慢再入轮回。

“大哥,那你为什么叫转轮王薛兄?”

“他姓薛。”

废话!

明楼叫他一声“兄”纯粹是礼貌,毕竟在地府还没出现,魂魄转世投胎全靠你争我夺的时代他就在世界上飘着了。隐约记得周武伐纣的时候他还拿人参果喂过二郎神的哮天犬,和陆压道人一起喝过猴儿酒。

死的年头太多,索性修了幽冥道,懒得位列仙班就在这世上飘着。可天庭地府海外诸岛没哪去不得。他是鬼没错,如今别说地府收不走,想请他都得用招待昆仑三代弟子的规格。

明台没得到答案,把被子咬成了布条,明楼拉过明台一顿打,小狐狸哭天抹泪指天发誓不乱咬了才放手。

第二天明楼就后悔了,明台发烧,像个火炉似的怕在他床上:“大哥,呜,大哥。”

也不知道是控诉还是撒娇。

明镜勒令他在家帮明台养病:“都这么烫了,打电话叫苏医生过来。你帮他降温哦。”

“知道了,大姐。”明楼叹口气,不再化形,远远看起来一团雾把小狐狸裹在里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明台第一次化形是被逼的。他半夜出门溜达,明楼去给他买糖炒栗子,隔壁家的獒犬发了疯似的冲过来,跑不过咬不过,一激动之下变了个娃娃:“哇,你别过来!”

狗被明楼扔出去挺远。

明楼抱起状似神勇的明台,觉得不亏是明家的孩子,这样都没吓哭。

回家之后小娃娃啪啪跑到明镜怀里

明镜惊喜万分:“这是明台呀,我们明台好厉害!”

“大姐大姐,我把隔壁大狗打败了。”

“我们明台真厉害。”

“怎么打败的?”

“让大哥打败的。”

“那不能说是你打败的。”

“可是那是大哥呀。”

明楼觉得自己在弟弟心里就是个工具,他胳膊一挥,指哪打哪。手底下剥着糖炒栗子,一会儿就剥了一小盘,都喂了明台。

明台吃了栗子,又问:“我能吃红烧肉了吗?”

“你还小呢。”明楼看到长姐的眼神,换了说辞:“明儿让阿香给你炖鸽子汤。”

“好!”明台拍着小巴掌,高兴得抖抖耳朵。

第二天明台吵着要出门,明楼画了道符放他身上,隐了尾巴和耳朵:“别人看不到,自己注意别被踩了。”

“哦。唔嗷嗷哦啊……阿香!”

“小少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尾巴放在那里。”

明台长到16岁,第一次经历发情期。明镜知道他道行不够,不能硬来,商量着给他先纳个妾还是找条小母狗。

明台坚定拒绝。

阿香面红耳赤躲出去,小少爷如今肤若凝脂眸如寒星,公狐狸果然比母的更要命,嘤嘤嘤。

明镜看着小狐狸把自己关在门里,屋里乒乒乓乓还不让人进,实在心疼,到底飞书把明楼叫回来。

明楼听说明台出事,立刻缩地成寸,和明镜打了个招呼就进了明台房间。

明台浑身难受,直接向清凉的东西扑过去,把明楼扑在地上。

明楼想想,生死簿都抹了,破了元阳道行差几年也不打紧。于是翻身压倒小狐狸……

“大哥,以后我们算道侣了吗?”

“不算。”

“为什么?”

“道行差太远。”

明台耷拉着耳朵,吃完不认账你个明楼太过分了。

明楼觉得不管按照动物界的规则还是史前规则,吃完就走都太正常了。

明台跟着王天风走的时候,明楼心如刀绞,第一次知道了已经死了这么多年的自己还能感觉身上异常,抬手砸碎了杯子。

明诚作为家里唯一一个人类,已经组织了营救。他不知道明楼是想亲自去把小狐狸拎回来塞乾坤袋里的,啥时候抗战结束啥时候放出来。

等到明台回到家,明楼就再没吩咐阿香炖鸽子汤。不听话还想喝鸽子汤?

明台天天晚上去纠缠明楼,你不让我喝鸽子汤就别想晚上出去晒月亮!

云雨过后明楼抱着狐狸,温暖柔软心满意足。

“大哥?”

“嗯?”

“我觉得我要渡劫了。”

“你才多大,渡什么劫?”

“情劫呀。”

明楼觉得自己已经上万年都感觉到没跳过的心(其实早没这器官了),跳得有点快。

评论 ( 43 )
热度 ( 135 )

© 小兔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