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楼台、蔺苏、不拆CP。有洁癖且雷3P,关注请避雷。

【现代AU/楼台+东歌】坑 11

自从小小为了自家老爸的形象,批准大伯不再接送他以后,接送小小成了明台的工作。明楼提醒孩子应该有安全座椅,明镜就打发明台第一时间装上。

明台还想挣扎:“要不装大哥车上吧,他那车稳当。”

明楼放下书:“你那车也不差。”要不然都对不起买车的银子。

明台撇撇嘴:“你那个合适。”

明镜这回没向着明台:“你接送他就装在你车上嘛,你大哥他开你的车不合适。”

“哦。”明台缴械投降,翻了明楼一个白眼,承诺第二天就去装。

明楼看在小家伙听话的份上,决定不计较白眼的事。然后自我检讨,怎么从小家伙一个白眼中看出了千娇百媚。这审美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第二天明楼特意到了学生休息室,问了问工作的进度,又落实了几项工作。突然问起:“你们现在喜欢什么电影电视剧啊?”

学生们面面相觑,猜不透老板的心思,这算考核还是课题?我们该说有帮老板融入年轻人的圈子,还是说没有体现自己工作努力?在线等,挺急的。

苏晓曼见明台没到,没法交流这是什么情况,略一思考决定如实回答。英剧美剧,挑着有品位的说了几部。明楼听着觉得有意思,顺着这话题往下聊。他在大学也组过乐队,演过舞台剧,说起相关的理论也十分深刻,一屋子学生简直想献出膝盖:怪不得您是老板,我们玩都没玩过您实在是愧对自己高材生身份。
聊了一会儿明楼把话题转回来:“国内呢,有喜欢的戏或者演员吗?”

苏晓曼本着安全原则,贡献去年出话题度比较高的两部戏《伪装者》和《琅琊榜》。还有几个师妹友情提供进来比较流行的剧集及小鲜肉若干。

明楼花了半个小时,收获了一堆名字。上网搜了搜发现两部戏都是靳东和胡歌的作品,挑了几集看了,暗暗觉得自己这个做大哥的太不称职。又顺着关键词搜了搜如今当红的小鲜肉们,看了一圈觉得多数都走阴柔路线,哪个看着都没明台好看。暗叹一声,就此认命。

明台把小小送到幼儿园后就去装好了座椅,拍了照片发到靳家和明家的微信群里。请诸位放心,小小待遇好着呢。

明台回来以后去明楼那边报到,明楼指指凳子让明台坐下:“小东的事儿小小知道么?”

明台惊讶:“二哥不会那么不靠谱吧?”

明楼解释:“我问的是你的判断。”

明台思考:“我觉得,不知道。”

“让他先瞒着。”明楼说:“大姐怀疑公司内部有人泄密,还在查,小小的安全要多上心。”

“大姐那边用不用……”

明台没说完就看明楼摇摇头:“暂时不用。”

明台估计事情不大,决定回去直接问齐哥。

当天上午学生们都回了学校,苏晓曼提议开年聚餐,得到所有人的响应。征用车辆若干,自然有明台的那台。等到打开门的时候,小师妹一声尖叫:“师兄,你什么时候有孩子了?”虽然明台解释了亲戚家孩子暂住家里,他只是监护人之一的立场,但架不住起哄的多。一个下午系里就传遍了:系草有主,已成正果,瓜熟蒂落,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都散了吧的传言。

当天晚上明楼留下加班,他本来事情就多,早上耽误了时间此时便要补回来。

明台接回了小小才知道明镜也要留在公司加班,只好带着小小回了家。幼儿园留了两页作业,小小做完以后又要玩打仗。明台看看自家实在不具备这个条件,于是拿了本枪械图谱给小小认着玩,小小看着看着觉得没意思,又去打游戏了。

靳东下了戏例行查岗,发现小小打了三个小时游戏,一脸严肃:“小小,当初怎么答应爸爸的?”

小小想想,声音都小小的:“每天打游戏不能超过半个小时,如果额外的作业做完了,可以加半个小时。”

“今天为什么超时了?”靳东知道很难要求这么小的孩子有绝对的自控能力,但态度必须有且必须坚持。

小小飞快地:“小叔没给我留额外的作业!”

靳东觉得这事儿怪自己,带孩子的注意事项没交代清楚。不过还是对小小加了新的规定:“以后如果没有课外作业,那只能玩半个小时。”

“爸,这不公平。”孩子都是谈判的好手:“是小叔没留。”

“学习是自己的事儿。”

“可是……可是……”小小要去咬手指,被靳东拦住了。

晚上微信群里的家庭会议结束后,家里决定给小小报几个兴趣班。当然什么充分参考了小小自己的意见,最后选定了国学、武术和乒乓球。

晚上,明台躺在床上和明楼抱怨:“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大哥我错了。”

明楼扬眉:“你这是为了什么道歉啊?”

明台哀怨:“为了当年执意去上4个兴趣班。”

明楼才明白小家伙这是在说什么,又觉得他这模样和小时候其实也没太大差别,笑着把人搂在怀里亲了亲:“这段时间比较特殊,你先带着他。等过了这一段,和大姐说说让齐哥来接小小吧。”到底还是舍不得小弟太辛劳。

明台想想:“小小现在三点半放学,兴趣班五点半到六点半才结束。把他送回来起码要七点,啧啧,每天六分之一的时间就这么没了。”

明楼点头:“我和大姐说给齐哥涨工资,你还是回来吧。”

明台一轱辘压住明楼,双手锁定:“老板,我这每天劳心劳力还卖身的,不考虑涨工资加奖金发福利吗?”

明楼放松自己任人压着:“你那个是打包价。”

明台一口咬下去,没加工资好歹先收了福利……

靳东照完了定妆照,开始全面进入工作状态,每天都十分疲惫。胡歌那边没接新戏,却不代表更清闲。和靳东聊天的时候他才出了剧场,坐在保姆车里往家走:“每次演感觉都不太一样,状态都有调整。”

靳东看过胡歌的话剧,聊起来也津津有味,说了几处戏的处理又聊回了生活:“这就是自己和自己较劲。”

胡歌点头:“左右互搏。”

靳东觉得这词用得好:“没头,什么时候戏演完了,什么时候才结束。”

胡歌最近气色好了很多,和靳东聊起他的工作,两个人对了对日程表找能够相聚的日子。靳东说起自己拍摄中能空出来的短暂假期:“去看看小小,现在天天都是明台带着,不放心。”

胡歌想起靳东对明台的评价,觉得有点偏颇:“你是不放心哪一个呀?”

“两个!”靳东回答:“其实也不至于带不好,不过还是不放心,再说小小他妈不在身边,我这当爹的再不在,对不起他和他妈。”

胡歌笑靳东离二十四孝好老爸也不远了。

靳东也笑,笑完了还得笑话回去:“从前他在法国离得远不觉得,现在孩子在身边那感觉真是不一样,等你有了孩子……”说跑偏了,赶忙停下。

胡歌摸摸鼻子:“孩子这不是现成的了么!”

靳东想了想:“我们的事,早晚要告诉家里。但小小那我打算等他能够理解的时候再告诉他。”至于这个理解是多少年,靳东也不知道:“委屈你了。”

“哥,我没觉得就不算委屈。”胡歌笑笑:“你别把我当小女孩儿。”

靳东也觉得气氛突然有些沉重:“将来这话别当着我家人面说,都得说你性别歧视。”

“男女平等呗。”

“太平等也不好,你看小小他妈妈。”

胡歌和付然不认识,不好多说:“平等就不错了,我家可是皇太后说一不二,等将来你上门时候就知道了。”

靳东意识到自己过去想得少了,胡歌那边承受多少压力他似乎从来没考虑过。

胡歌说要去吃宵夜,又确定了靳东的行程才挂断。

夜里十一点,刚刚收工的靳东收到胡歌的微信,热腾腾的小笼包子生煎馒头在眼前闪现,靳东捧着保温杯子,啜了口蛋白粉觉得实在是寡淡无味。随手拍下发过去,加了个无奈的小表情卖了个小萌,胡歌直接乐摊在椅子上。

十天后,话剧演出告一段落。胡歌打了飞机过去探班,当然不忘了带外卖。两次合作,剧组里很多人他都熟悉,笑呵呵感叹小胡贴心啊,又都关心你咋来了。胡歌这才想起自己这探班名不正言不顺,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靳东下了戏过来,东西早已被一抢而空。胡歌从保温桶里又拿出一份来递过去,靳东找了个地方坐下边吃边聊。吃完了一抹嘴,那边又开始了:“能在这几天?”

胡歌想想:“两天,回头还有通告。”

“去哪啊?”

“韩国,那边开始播《伪装者》了。”胡歌回答:“得去走走。”

靳东把最后一个包子塞在嘴里:“真成了国际演员了。”

胡歌噗地笑了:“两部戏都有你,你也跑不了。知道他们叫你什么?”

靳东满眼疑惑。

胡歌一字一顿:“国,际,鸽!”

“什么关系?”靳东没听明白:“我也没宣传布尔什维克。”

胡歌蹲在靳东旁边笑,一米八十多的大个子抱成个小团:“鸽子的鸽。”两只手还比划了一下飞翔的动作:“琅琊鸽主,梅某这厢有礼了。”

靳东一抹脸:“现在的人都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今晚上你住哪?”

“还没定呢。”胡歌回答:“不和剧组住一起了,不方便。”

靳东回头和助理低语几句又上戏去了,胡歌背包告辞。

当天收工以后,靳东看了下手机,果然有消息:酒店的地址和房间号。

靳东回复:我马上就到。放下手机和助理交代几句就直奔酒店,进了房间看到胡歌套了睡衣,头发凌乱的样子,来不及换衣服直接搂过来揉两把亲过去。小别胜新婚,烈火燎原。

胡歌躺在床上问:“你今天还回去吗?”

“不回去了。”靳东的手还枕在胡歌脖子底下:“我来找你玩,干嘛回去。”

微信视频的声音响起来,来电人是小小,两人手忙脚乱穿衣服。胡歌一个转身滚下了床,靳东放下手机任它响着,去吧胡歌拉起来看看没事儿才又换了个地方接了电话。

评论 ( 34 )
热度 ( 87 )

© 小兔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