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楼台、蔺苏、不拆CP。有洁癖且雷3P,关注请避雷。

【东歌小小小小小段子】小骗子 end

胡歌是个细致周到的人。他身边的人都这么觉得,比如他会把大部分的事情自己打理,而不是像很多名人一样交给助理,又或者他会记得好兄弟随口说过的伤痛,碰到好大夫时专门介绍过去。再比如他会细致周到地为工作做准备,厚的像砖头一样的剧本上到处是笔记……

“这谁的?”胡歌顶着个小蘑菇头拎着剧本的一角。满场搜寻把剧本拿错的可疑目标。

“不是你的吗?”

“不是呀。”也是满满的笔记,难怪被人认错了:“不会是导演的吧?怎么落这了,是不是导演摔着头啦?”

“说谁呢!天天不能盼我点好。”李雪裹着羽绒服从机器后边钻出来,明显还沉浸在昨天被自家主演盼摔倒的恩怨里。然后看到胡歌笑眯眯过来,摸了根烟点上给他点上,说看到自己难兄难弟,空有一颗结识的心不知道导演能不能相助一二。

李雪瞟了一眼:“靳东哪去了?”

剧本力铁画银钩的笔记和被人附在上面的音符好像能跳出来组成一曲金戈铁马,胡歌两根白净的手指小心捏着剧本脊背,不去触碰里面的油渍,让李雪莫名地为剧本感觉委屈。小子洁癖还挺重的。

靳东快到了酒店才发现剧本拿错了,手里的剧本密密匝匝都是俊秀小字,第一页却龙飞凤舞画着两个字:胡歌。靳东瞬间感觉心神舒畅,字类主人,看着就乖。

被以为很乖的胡主演此刻翻着李雪的包掏钱,愿赌服输一根一百才不管导演抱着钱包坚贞不屈地说什么都是你引诱我的。靳东进门时正看到这一幕,同来探班的猴制片躲过李雪的烟头,李雪愤怒地指着胡歌对靳东说:“快把你们家小少爷领走!我这伺候不起了。”

靳东莫名其妙:“他怎么了?这挺乖的。”旁边胡歌站成了空少标准姿势露出八颗牙,大眼睛眨巴眨巴,可乖了。

这兄弟同心还真是不容他人插手。猴制片看出症结,第二天看着靳东不在偷偷和胡歌说:“以后看着这个直接给靳东送去就行,他迷糊。你知道他当年拍戏,回家时候把酒店的遥控器带回来了。”

“真的?什么时候的事儿?”

于是制片和导演在主演哪里敲到了一顿好饭,却在饭局过半情报已大多卖出的情况下被过来的靳东抄了底。胡歌把脸埋在碗里,咬着两根菜叶子一脸正直:“哥,你咋来了?”

“不欢迎我啊?”

“觉得一顿不够,等将来去上海,我做东。”

李雪翻了个白眼,偷偷和猴制片说,胡歌刚才没在摆弄手机的时候把咱俩卖了我跟你姓。猴制片推推眼镜,一脸高深莫测。

当晚靳东来找胡歌的时候他正在和猫卿卿我我,然后飞速把猫赶下去摆正姿势。靳东坐在床边上。把万众瞩目面不改色的胡演员看成了麻辣小龙虾:“猴子说你怕我?”

杯子被拉起来,小蘑菇头下面的眼睛眨了眨:“没有啊。我真希望生活中也有你这个大哥呢。”

“嗯,那叫一声。”

“蛤?”

“嗯?”

“大哥。”笑容温软,让人觉得世界都足够温柔。靳东的心脏突然就觉得沐浴在了四十摄氏度的糖水里,舒服得不行。没忍住把人揉了揉:“猴子还和你说什么了?”

“没啥,就说咱俩像呢。”

“怎么像?”

“夫妻相。”

“哦。”靳东心说果然。

当年把酒店遥控器带回来的邋遢大王和有洁癖的小演员,哪像?哪都像!

“我看你喜欢穿背心?”靳东把胡歌的睡衣拉下来时候问。

“哥也穿呀。”

“我看看长度,拍戏不方便戴戒指,但穿在项链上戴脖子上大概还能盖住。”

胡歌的背心也被剥掉用于项链长度研究;皮带被抽掉研究腰围;裤子也阵亡了还被评价材质不够精良。

后来到底没有收到戒指,理由是不方便携带,但每逢纪念日胡小少爷都会噘着嘴:“皮带还是领带呀,都比衣服多了。”

“那可是新款啊。”

“略略略……”嘴撅得能挂油瓶都不耽误滋口水。

靳东把人拉过来,把领带给人系上。心想着这小骗子哪乖?可是自己选的人,跪着也得过完一辈子。

“哥,我也给你准备礼物了。”

其实挺心甘情愿的想过一辈子,而且表示胡少爷的下辈子也被靳大哥预定了。

评论 ( 4 )
热度 ( 70 )

© 小兔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