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楼台、蔺苏、不拆CP。有洁癖且雷3P,关注请避雷。

【东歌非人类AU】买卖 end

胡歌说想变成猫,好,你可爱必须成全你。胡编乱造和三次元无关。

正文:

胡歌是个好演员,胡歌也是个会赚钱会理财的好男人。

以上两条有一条是错的,你们猜是那个?

月老庙边上卖红线的小姑娘眼睛都要翻上了天,又不给我钱干啥告诉你答案。嘿,谁说我不知道呢!你当50块一条的红线是谁定的!我告诉你来我这住两周,一定会不定期看到一只猫。你问这么多流浪猫是哪只,盛世美颜那只看不出来算你眼神的问题。想住下看猫旁边有宾馆,优惠价288起。

你问红线50一条谁定的?我都告诉你能看猫了,闻声知意领会精神知道不?

那这事儿和胡歌有什么关系?胡歌说变动物想变成啥,猫啊!我和你说那小子贼着呢,在月老那边值班胡乱唱歌,让旁边的仙鹤告了一状说制造噪音影响休息破坏天界宁静和谐,于是就被扔下来了呗。当然还有传闻说是刚想对一团团红线出手,被月老抓住直接扔下来的都没经过投胎。

哈哈哈啥意思啊。我说客人这红线你买不买,不买劳烦让让呗让后面那对儿过来。

50一条的红线是不是真的?怎么可能呢,万一是真的你们拿回去乱绑那得造成多大的混乱?真的有没有,有啊,不卖!你看你一块钱都没出,真的假的也不能拿。

后面的大姐您好,你替谁求红线啊,哦,儿子。您儿子……三十而立……啊,奔四啦?男人四十一朵花,把红线带回去给喜欢的姑娘拴上包管您明年做婆婆后年当奶奶。这两条给您包好,没问题我们这最近有活动可以送小吊坠写名字的。还没喜欢的姑娘?没关系,写您儿子的名字等他看上谁那不是手到擒来!哪两个字,靳东。哎呦等等,不好意思我家猫有事儿找我,一分钟,我去去就来。

回来了。这红线您收着,比摊子上的精致?让您等了几分钟多不好意思呢!这根是店长特意送您的,我们的限量版的,名字写上了。毛笔手写的保质保量一百年不变。您切记啊,这红线是仙娥织的,绑上了就是一辈子姻缘,可不能胡乱绑呢。您收好了。下一位!

神龛后头一只猫正在舔毛,转身上了房目送刚才的顾客远去。猫摇身一晃变一模样俊俏身姿挺拔……也不那么挺拔……的大小伙子,大小伙子挺有名,名唤胡歌。胡歌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格……”

已经奔四的大好青年靳东听说自家太后求回姻缘线,从过去的不屑一顾到现在的太后高兴就好,随手就把写着自己名的那一条绑上了。至于另一条,太后太给谁给谁吧。虚心听完太后教导,承诺不辜负一百块钱买来的据说是仙蛾纺的红线和太后无价的苦心,一定对自己的姻缘上上心。低头一看手机,自家弟弟打来电话,顿时眉开眼笑,拎起衣服跑去接人。

胡歌在人群里一般都属于鹤立鸡群的存在。和他哥接了头就叽叽咕咕喵喵咪咪一路说着最近的趣事,靳东把太后求来的姻缘线当故事说给他听。听得胡歌笑得打跌:“格,那你戴上了吗?”

“当然带着呢,喏!”

“还真写着你的名呢。”胡歌像个好奇宝宝拉过来看了看:“我一个朋友开的这个店,他告诉我可以写名字了我还没当回事。”

“你想要明天带你去求一个,你也不小了该考虑这事儿了。”靳东就手揉揉胡歌的脑袋,完全没注意到手上的姻缘线被打了好几个死结。

胡歌放下靳东的手让他好好开车:“好,明天去。咱也弄个线写个价签早点把自己卖出去。”想了想,又特神神秘秘地凑过来:“我还听说这姻缘线神着呢,你能看到的这一根其实只是一条线的一头,等另一头也被戴上了,姻缘线就隐在人的骨肉里,看不见也剪不断了。”胡歌说的头头是道。

靳东看了他认真的表情,问了句:“这是你朋友说的推销语,还是你演的古装戏台词。”

胡歌把身体正过来靠在椅子上:“用这话推销脑子瓦特啦,人家丢了一条就以为找到姻缘不再来买咯。”

靳东想想也对,也就搁下不提了。

第二天靳东突然有事,胡歌自己去了月老庙。小姑娘吓了一跳问曰:老大你怎么人形来了?胡歌掏出手机拍了个照说我就留个证据,转身飘走。走两步又退回来,手上一条靳东同款仙蛾纺织月老专用姻缘线,线下面吊了个牌子写个胡歌。小姑娘帮忙系好,在胡歌店长的淫威下打了三个死结,姻缘线一闪就没了踪影。胡歌满意地摇摇手腕,挥手飘走。

靳东忙了半天想到胡歌突然觉得问心有愧。人家虽说经常来但断没有把人单独放酒店的道理,照例叫上侯洪亮李雪等一群狐朋狗友,吆五喝六地吃吃喝喝到十一二点,这才散了局子各回各家。

回家没一个小时,靳东转身有又去了胡歌的酒店:“你看见我那姻缘线没?”

胡歌揉揉喝的迷糊的脑袋:“哥你姻缘线不见了,明儿找吧。大半夜回来就为了这个?”

靳东想说哪是为了那个我是担心你酒后不舒服,但是真觉得落不下这脸,反正妈就是用来给儿子背锅的,当即道:“我家太后信这些,我今天忙也想不起掉哪了,算了哪天再去买一根好了。”堂而皇之登门入室,大大咧咧睡了一床。

第二天一早的太阳太好,胡歌太美,泡茶的模样实在让人把持不住,靳东拿凉水泼了泼脸觉得事情要糟。事实证明命里有时你是跑不掉的,胡歌见他那个模样过来关心他是不是酒后着凉,手搭在他的额头一脸认真。

反正是酒后,管他是不是醒了,乱个性是正好的。至于昏天黑地又哭又叫的时候支出来的耳朵尾巴什么的,靳东表示反正都不能生孩子男人和男猫有什么区别。

靳东同志的大头此时完全放弃了思考的使命,故而并没想到爱情来得过于迅猛,自己爱到缺乏常识的问题。

多年以后,靳东才终于摸清了胡歌的家底。月老庙就是那种:说是我朋友其实就是我的典型案例。靳东指着他笑骂:“你当年特意做的手脚,把我姻缘线弄断了吧?等着截胡呢!否则50块一根的红线怎么没能给我绑来个媳妇?”

胡歌一张猫脸鼓溜溜还塞着一嘴鱼肉:“陪你过日子和你睡,这么多年啦你还要怎么样?”

“怎么样?耽误我一辈子,不赔我个下辈子吗?”

胡歌又夹了一筷子鱼:“当初你的红线是正品,被我打了三个死结,永生永世的姻缘。你后悔也没用了。你先别看剧本了,厨房的汤锅要开了。哥,去关小火,炖好了端过来。我买的奶粉到了你下午记得去拿回来…”胡歌的左手夹着三个奶瓶,三只奶猫嗷嗷待哺。

靳东趁机从他嘴里抢走了一块鱼。

胡先生表示:一根姻缘线绑来个神仙眷侣,这买卖划算到家啦。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65 )

© 小兔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