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楼台、蔺苏、不拆CP。有洁癖且雷3P,关注请避雷。

【楼台】故事里的事

和 @林生 一起脑的捉奸小段子。所为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

都别当真,不写高考,但是可以给考试的童鞋们来点楼台八卦解解乏。


正文:

明楼离婚这件事,众说纷纭。知情人大多闪烁其词,仿佛有什么说不得的东西隐含其中,愈发叫人好奇。如若有人问明镜,明镜大概只会说:“他们两个本来就不该在一起,分开了算识趣。”于是总有人猜测,是明家大姐终于出手搅黄了这一段姻缘。

王天风嗤之以鼻,结婚时候都没拦住,汪家大小姐怎么会在婚后退让。再者婚前汪曼春和明镜已经水火不容,如果真是因为明镜,汪曼春怎么会三缄其口?

只是据说明长官在某饭店常年包着个包间,不留备用钥匙。听说养了个小狐狸精,长得可漂亮。当然这话大部分人是不信的。汪处长是何等人物啊,连明长官的大姐都敢顶撞,要真有这么个胆大包天的小狐狸精,哪还有命在?两人都是上海滩轻易没人敢动的大佛,知道的人本来就少,想来不会有人特意跑去汪处长哪里嚼舌根。可这事终究叫汪处长知道了,而得知明镜被汪曼春监视传讯后的明楼一样怒不可遏:“你居然去调查我的家人,你还怀疑他们什么?通共,通匪?你这是在保护我吗,你这是要让我万劫不复!”

汪曼春没来得及问明楼养了个什么人就先被如此问诘,怒火立刻烧穿了屋顶:“师哥,到现在你还当他们是你的家人吗?他们把你我赶出来了,宁可把财产留给明台!他是捡来的,你才是亲生的!我这是在帮你,帮你拿回你应有的东西。”

“但你这样的做法也会让那些等着把我拉下水的人有了口实!我将失去我的权力,没有权力的财富,不过是小儿怀璧人人觊觎,你想过吗?”

“师哥,你还有我。我可以……”

“你可以什么?你可以以明家大少奶奶的身份,拿着明家的家产,坐上我现在的位子去耀武扬威吗?”

“你就这么想我?!”

“曼春,也许你没这么想过。但这就是你这么做最显而易见的后果!”

“我没想过害你。可明家的财产是你的,我就一定要拿到手,免得到了你那个小狐狸精手里!”

明楼的语调平静下来,却像不知隐藏了什么暗流的深海:“狐狸精?”

内容丰富精彩绝伦的争吵引得一流的秘书在外面听门角,这话也就成了秘书处乃至不少人余饭后的谈资,越传越不像样子了。

出差没听到现场版的刘秘书问李秘书:“那明长官承认了吗?”

听门角听得不甚清楚的李秘书答:“没认,但是也没反驳。有钱有权的男人哪个不喜欢新鲜漂亮的女人?别说明长官文武双全,才貌出众,就算换了你我,谁又能守着一个母老虎过一辈子?再说明长官又不是养不起小的,要不是汪处长太厉害,只怕早就三妻四妾了。

汪处长的美貌是公认的,狠毒更是公认的。

当天趴墙角的文员们只听明长官在汪处长逼问后冷冷说了一句:“不要再闹。”就带着阿诚出门开会了。秘书们作鸟兽散,生怕殃及池鱼。

汪曼春气得把明长官的办公室砸了一通就出门去了。当晚海军俱乐部的舞会后,明长官没有回家,汪处长带着人在上海各大饭店一家家排查抓奸却毫无收获。天亮时分才听人报告,当天晚上汪家的一座纺织厂和一座矿山同时被炸。汪曼春气得发狂,满城抓人。明楼接了人回家安慰了一下,又劝道:“曼春,我知道你气。可公私不分乃至于公器私用是要不得的。如果不能清晰地分开,你我都不配说为了汪主席为了中国来办事。那你这个处长不如不要做了,回家来,这事交给我就是。”

汪曼春恨得要命:“你为了你的权力,就要剥夺我的权力?”说完夺门而出,连着两日驻扎办公室。汪曼春的行动让上海的的紧张气氛愈加浓重。几天的搜捕没有结果,她清理了思路后进了明楼的办公室:“你告诉我,你养的那个小的在哪?”

“怎么又说起这个?”

“我去抓人没抓到,当天我家就出事了。明楼,我不想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你,但是如果不是你养的那个狐狸精,还有谁能找到这么准的时间?就在我把76号的人都带出去的时候,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你不要乱想!”

“明楼,到现在我还在护着你,怕你被人蒙蔽。可你居然还在护着她?好,明天我就去把那个小妖精碎尸万段。”

“汪曼春,我告诉你,别说是养一个,哪怕养十个我明楼也养得起。你是我的人,他也是我的人。你若动他,你我就恩断义绝。”看着汪曼春怒火中烧的神情,明楼也提高了音调:“汪处长,以后进我的办公室,记得敲门。”

“明楼!你去替他准备后事吧。”汪曼春咬紧了牙,摔门而去。

明楼确认汪曼春出了门,抬头对阿诚说:“通知夜莺,汪曼春要的线索可以今天给她。”

明诚确认四周无人,又问:“大哥,我去通知明台做准备?”

提起明台,明楼的神色慢慢舒展开来,带上了不易让人察觉的笑意,语气也平和温暖:“我来通知他。”

明楼到酒店时明台刚刚洗完澡,还带着一身水汽。自幼娇养出来的身子愈发显得白皙,教人垂涎欲滴。他懒懒地披着浴衣,平日里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散落下来,将将垂在那一双桃花眼上。对比着对面依然衣冠严整的明搂倒真是有了些狐妖勾人的媚态:“76号又满街抓人了。”

明楼脱了外套,观察了哨位:“快结束了。今天以后她的目标应该会锁定在你身上,你的小组要暂时保持静默。”

 “其实曼春姐的直觉还是挺准的。那些事儿还真都是我干的。”明台没有把后半句说出来,明楼心领神会,但还是故意调侃道:“你是说狐狸精的部分?”

明台连眼皮都懒得动一下:“汪家的产业我早就看不顺眼了,现在才动手也是为了给我‘大嫂’一点面子。汪曼春说我狐狸精也就算了。大哥这话是有失公允的”他靠着雪白的织纱窗帘,一阵风过,人好似埋在了云里:“比起她来,我爱上你要更早一些。她不过是仗着日本人想在你身边插钉子,自己去做了这颗钉子。”

明楼自然知道明台对他这桩婚姻的不满,安慰道:“你这是深明大义,为国家而牺牲小我了。”

明台立时便没了好脸色:“我牺牲的不过是爱情,哪比得了明长官连色相都卖了。”话是难听的话,可对上那自小疼大的脸明楼便没了脾气。明家小少爷从来是要星星不给摘月亮。偏偏在人生第一件大事上没能遂心。

说不清何时情意萌动,在法国时把该做不该做的都做了个实在。明镜知晓后把明楼关在祠堂里抽得满身是血,屋里屋外一个血人两个泪人,却没一个肯妥协退让。明楼直言:“当年姐姐为了汪曼春打我,明楼自觉无错,但于明家有罪,所以都听姐姐处置。与明台结好,明楼自知伦常有错,对祖宗有罪,但这些都是死后清算的事,如今既然活着就不能亏欠了明台。”

明镜见说不了大的,便催着身边的夫人太太们物色女孩子要明台去看。这一波还未平息,汪精卫和日本人便打起了明楼的主意,汪精卫的太太三番五次地数要给他操心婚事,日本女孩子也介绍了好几个。明楼见事态紧急,立刻向组织打了报告,借着和汪曼春的旧情推了婚事。偏汪曼春认了真,南田又适时推波助澜。明楼索性明镜演了一出大戏,以自己放弃所有财产继承权并搬出祖宅为代价,换了娶汪曼春的自由。

当这轰动一时的爱情大片被整个上海滩翻来覆去地玩味咀嚼时,明台在明楼的婚房里房里把自己的胳膊咬得鲜血淋漓,哭得气奄声咽。婚床上被翻红浪,交缠的两人几乎生揉碎的对方,却不敢留下一丝痕迹:“我每时每刻都想杀了她。”

明台自知走上这条路,命和家早就一起埋了,爱情又算什么。但既然还能爱,也断没有放手的道理:“汪曼春真的会答应离婚?”

“她不提我也有别的办法,我希望她主动提起。如果她不提离婚,我就按家法处置。她想入我明家族谱,可我明家没有卖国求荣的儿媳。”

明台抱着杯子等待明楼手中红酒的苏醒:“她去查明家的家产,去查我和大姐。这样时时刻刻惦记我性命的大嫂,我也是不敢要的。你们结婚的条件全上海都知道的,她这么做岂不要你也落人口实?”

明楼把酒倒在自己的杯子里,又分了一半给明台:“从她为虎作伥开始,就只想把我绑在她的船上。若在我和权力之间选上一个,她只会选择权力,也只相信权力。”

“大哥,如果曼春姐没有给日本人做事,还是当初16岁的那个曼春姐,你会不会?”爱她娶她?

明楼坐在床上,把突然不安的人拢在怀里:“天下事从没有再来一次的可能。”

哪怕有,我也是爱你的。明台觉得这话丢脸,并没有说出口。但他莫名地肯定,除了明楼自己不会有第二种可能性。正说着,窗帘的缝隙中正见汪曼春带着人如狼似虎扑进酒店:“大哥,汪曼春到了。”

“准备好了?”

“本色发挥。”他伸手拉掉了明楼的外套,在动作间隙被明楼哺了一口酒,又随手拉过酒店插屏的玫瑰花瓣洒身上。明台更来了精神,把自己扒个精光:“大哥说过,做戏也要认真做全套。”

红色的酒顺着白皙的身子蜿蜒流淌:“我是舍不得别人看到你。”

“你和她成婚,早被人看光了……”明台突然搂紧明楼,在唇齿交缠的间隙吐出几个字:“人来了。”

大门应声而破。

明楼在第一时间转身,把明台护在了身后,然后拉起羽绒被把人裹进去。他自己衣冠楚楚,可明台那一片已经外泄的春光是怎么也没法用兄弟情深遮掩过去的。

汪曼春无论如何没想到,明楼护着的人缩成一团躲在明楼怀里,眼神里毫无恐惧反而满是示威。她拿着枪却没扣动扳机。再愤怒的汪曼春也知道,明台不是随便哪个莺莺燕燕,他从小就是明楼的心尖子,哪怕明楼和汪曼春热恋的时候,自己在明楼心中也不会比明台排的更靠前。如今明台出了一点事儿,她和明楼这辈子就真的只能是仇人。

汪曼春挣扎了好一会儿才问: “师哥,这不是真的对不对,你为了让我死心?”

却是明台开口了:“大嫂,你别怪大哥。大姐说说哪怕你们结婚都不准我和大哥在一起……”

汪曼春浆糊一样的脑子里恨不得撕碎了明台,明台的话她是不愿意信,她抗争了这么多年才让得到的婚姻,难道真正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明台?她本以为的足够整个上海羡慕的爱情原来只是个足够整个上海谈论的笑话?明楼没有开口解释,沉默让汪曼春渐渐绝望。她突然又举起了枪,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同归于尽。却被身后的人抢了下来。76号不都是人精但至少是有懂得利弊的。明楼才是更大的那尊佛爷,今天明少爷死了汪处长未必有事,但明长官一定会让他们全都陪葬。

明楼把明台护会身后,慢慢开口:“曼春,我爱你是真,只是明台幼小就与我有了这不伦之事,我也该负责。你如果能接受,明家大少奶奶的位置自然是谁都拿不走的。”

汪曼春冷冷地:“我若说不呢?”

 “曼春,我不想伤害你,再说我们十几年的情分,你总该想想——”他被明台从背后拧了腰了,皱起眉头好似难过。

 “你可曾为我想过?明楼,你我从此……恩断义绝,你死我活。”转头:“贾队长,你去替我登报,我和明楼登报离婚!看什么,去呀!”汪曼春终于带人走出去,从现在开始让她被上海滩看了笑话的明家,一个都别想活着!

明台从明楼身后直起身子:“大姐那安排了吗?”

“我让阿诚派了人。”明楼把人拉回怀里:“作戏要做全套。”

“明天全上海都知道曾经被自家大哥制造桃色新闻的明家小少爷,做了他大哥的情夫?”明台把浴衣扔在地上,不着寸缕跨坐在明楼身上。

明楼抚摸着明台柔韧有力的腰肢,手向后探去,在明台的喘息生里耳语:“报纸是不敢写的,但该知道的人自然都会知道。你是我的人了,我看哪家还会把那些小姐介绍给你!”

明台被他伺弄得耳根发痒全身发软:“你不怕大姐……啊……”

“日本人想要我的把柄,我就给他们。汪曼春此时必然反扑,但她对明家行动就都会带有挟私报复的嫌疑。而她私通军统的证据我已经准备好了,行动代号:锄奸。”


end

评论 ( 19 )
热度 ( 162 )

© 小兔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