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楼台、蔺苏、不拆CP。有洁癖且雷3P,关注请避雷。

【贺涵景天拉郎脑洞】猫咪的双十一

双十一脑洞,不一定有后文,感谢 @林生 赠文名。前文是 @家长里短不用愁 太太的,我是链接。配合食用,效果更佳。


景天在七月份就开始了双十一的准备,专门找贺函弄了个计算成本和收益的软件来设计双十一促销方案:“老公我好爱你了。”
“爱我什么?”
景天头都没回,看着屏幕两眼放光:“爱你你帮我赚钱呀。”
贺函勾起嘴角,笑着打好领带。景天在百忙之中也不忘送他出门的时候献个吻。

贺函今天的客户是个漂亮的小家伙。精致不逊景天,一举一动却明显地昭示着这是个还没立业的二世祖。
“据我所知,贺先生还没接过这样的单子。我想知道成功的概率是多少。”明台的手指交握在一起,皮肤和...

想看东歌甜蜜蜜,有木有人写啊?!?!

【东歌微小小小小小段子】私心

胡歌是个网瘾少年。

靳东把某人的手机收走:“做饭,搭把手。”

“哦,好啊。”胡歌觉得做饭蛮好的,至少不用变着声音告诉外卖小哥把东西放地上了。

菜快出锅的时候,胡歌拿着双筷子站在锅边上先行品尝。接过靳东递过来的糖罐子,按自己的习惯舀了一勺扔进去,翻炒两下,出锅。

才吃两口手机又响了,胡歌的手指在上面戳戳点点,一会儿又放下。

靳东一直觉得胡歌的手长得好看,修长精致又不失力量,桌子长了一点这会儿没法握住,便问道:“看什么呢?”

“VOGUE的片子发了,在想转发时候说什么。”

“我看看。”趁机握了某人的手,黑白画面里的吵杂咖啡馆被勾勒出怀旧的味道。大胆奔放与黑白的色调构成了奇异的魅惑感。...

脑洞:狐缘

胡歌喜欢万圣节,他可以顶着耳朵大摇大摆出门。难得放松,索性约上朋友夜骑。眯起眼睛感受山里的风。
肾上腺素飙升后难免喝酒🍺,酒意朦胧的时候他看到了靳东。后来,狐狸被抓着尾巴拖回去,还是穿帮了。
躲在床下的狐狸不肯出来,哭的很伤心:哥,我这就走,你别和其他人说,你别…别不要我这一句却死活不敢说出口。
靳东把怂巴巴的狐狸掏出来,逼着他变了人形,却留着耳朵不收回去:以后在家里不用委屈自己。
胡歌耳朵动了动,大尾巴扫过他的脚踝,温暖又有些痒。揉着胡歌的耳朵,靳东突然觉得自己简直是世界之王。

【楼台现代】分手快乐?

预警:有少许双曼

校草明台突然宣布甩了相恋多年的恋人恢复单身,此帖在校八卦论坛迅速被人工置顶。

在有人求证于其青梅竹马的表演系于曼丽小姐后,收到了于小姐轻飘飘的两个字:呵呵。

明镜被告知此消息,气得两顿没吃饭,对明台的前恋人明楼急道:“你倒是把人找回来呀!”

明楼莫名其妙:“大姐,您一直都不答应我们在一起的?”

明镜摔了碗:“让你找你就找!”

明台没回来,明楼也不回家,打了铺盖去单位的单身宿舍住下。

 

一个月后明台新恋情曝光:团支书程锦云小姐。全校女生心碎了一地,纷纷骂校草长得这么好怎么眼神这么差!

于曼丽连呵呵都懒得说了。

传言校草为了和程小姐比翼双飞,不仅搬...

打tag为了好找,存脑洞

片段存文。新脑洞,不是小王爷和皇帝那个。古代AU,各种杂糅。东歌、楼台、庄胡,写下去还有明楼&胡鸽……有没有别的我也不知道。

大漠,孤城

明台看着郭骑云报来的帐,粮草支持不了3天了。

“这不行啊。”郭骑云嘴唇干得裂了口,火大的三九寒冬两眼赤红。

明台把酒壶扔过去,让人润润嗓子:“军中不仅要的位置三顿改两顿了,先紧着先锋营。这次只能靠我们自己了。皇上才从莫州回了京城继位,这个时候理顺朝局尚且不易,要援兵粮草是难为他了。”

郭骑云抿了一口酒,马奶子酒列,让他哈出一口白气来:“你也别这么说,还有明公在……”说了一半感觉周身发冷,这才反应过来明台的眼刀子早戳自己身上了,赶忙赔笑:“我...

从现在开始,认真不喜欢那谁了。(不是那哥俩,别问是谁,打死也不说)

多久的东西了,清水到不能再清水,居然也被屏蔽了。怪不得说lof最近抽到不行,想搬家了。

【东歌小小小小小段子】小骗子 end

胡歌是个细致周到的人。他身边的人都这么觉得,比如他会把大部分的事情自己打理,而不是像很多名人一样交给助理,又或者他会记得好兄弟随口说过的伤痛,碰到好大夫时专门介绍过去。再比如他会细致周到地为工作做准备,厚的像砖头一样的剧本上到处是笔记……

“这谁的?”胡歌顶着个小蘑菇头拎着剧本的一角。满场搜寻把剧本拿错的可疑目标。

“不是你的吗?”

“不是呀。”也是满满的笔记,难怪被人认错了:“不会是导演的吧?怎么落这了,是不是导演摔着头啦?”

“说谁呢!天天不能盼我点好。”李雪裹着羽绒服从机器后边钻出来,明显还沉浸在昨天被自家主演盼摔倒的恩怨里。然后看到胡歌笑眯眯过来,摸了根烟点上给他点上,说看到自...

【楼台东歌】花好月圆

应景文,写完睡觉去了。


明台捧着一盒月饼回到了住处。

月饼是顶顶普通的五仁馅儿,干得快裂开的面饼里裹着加了面的白糖、核桃瓜子和一点黑白芝麻,另外还有点萝卜染了色做青红丝。明台咬了一口,把月饼放下,然后开始发报。


大哥

见字如晤

三载未归,大哥安好?今日中秋,北平秋风已起,云幕低垂不见星月。不知上海可是否明月可赏?遥想当年全家团聚,花好月圆,好似隔世。然山河破碎,我辈除奋身救国别无他路。待他日重整河山,愿可得月圆人圆。

锦云已于前月在延安成婚,我与她虽志同道合,却非良配。实因我对大哥思慕已久,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战乱时久,此情收藏心底,对花诉月。若上苍有幸,他年重逢,当面诉...

© 小兔儿 | Powered by LOFTER